人跟人之间只有利益吗?《论友谊》

发布时间:2020-06-16

浏览量:854

人跟人之间只有利益吗?《论友谊》

1987年生的宜兰人,在哲学系所打滚了九年,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学家讲话能让大家都听得懂。

有些人认为,人跟人之间除了利益没有其它。你跟别人交际,不管深浅,只是因为你们可以给彼此想要的东西。姑且把这种人叫做「利益论者」好了。利益论者的说法可能让你不舒服:如果我跟我的朋友、伴侣、家人之间都只是利益,也太可怕了吧。况且,如果两个人之间只有利益交换,那当其中一方无法继续提供利益,关係似乎就会合理终止,但我们理解的许多重要关係,应该没这幺现实才对(是吗?)

不幸的是,你很难说赢利益论者。只要你承认一段关係能带来你想要的东西,利益论者就会举着食指说「啊哈那就是利益啊」。反过来说,如果一段关係真的无法带来任何你想要的东西,甚至只有痛苦、低自尊和情绪勒索,那似乎也不值得维持。

这个困境看起来有点麻烦,不过普林斯顿大学哲学教授内哈玛斯(Alexander Nehamas)在《论友谊》里提到的一些洞见,或许可以带来解方。《论友谊》里的哲学说法分散在书中各处,不容易整理,也不容易确认自己的诠释是否精準贴切。不过以下我们就从亚里斯多德出发,来看看两位哲学家可能会如何回应利益论者。

亚里斯多德认为,人想要从其他人身上得到的东西,大致上可以分为三种:

看了这个列表,你可能会想要指出亚里斯多德太看得起一般人了:比起钱、幽默和性爱,我们并没有那幺想要各种美德。

你是对的。不过如果先忍耐一下,我们还是可以从亚里斯多德的看法看出一些好玩的东西。人际交往有种常见元素:「关心」。不管是深切的伴侣还是日常的邻居,只要有关係,就会彼此关心。一般来说,关心对方就是把对方的某些状态(健康、工作、心情⋯⋯)放在心上:我想要知道那些状态的情况,也希望那些状态能如我所愿(通常是变好)。

亚里斯多德把这种「关心」描述成一种「祝福」,人际关係的双方,会基于他们受到吸引的方式,给予对方不同的「祝福」:

这些虽然都是祝福,但有一些重要不同。你应该可以看出,基于「利益」和「乐趣」的祝福,与其说是为对方着想,不如说是为了自己的好处:我祝福对方继续保有这些重要特质,好继续提供我想要的东西。「美德」则不同,根据亚里斯多德的说法,「美德」是每个人追求至善至关重要的特质,因此当你祝福别人拥有美德、发展美德,即便这同时可能对众人都有利,但也算是真切为对方着想。

对「利益论者」来说,上述列表里的「利益」和「乐趣」应该都属于广义的利益,不过「美德」显然不是。对亚里斯多德来说,当我们为了美德祝福对方,这是真正为对方着想,基于美德的友谊才是真正的友谊,因为:

利益之间会冲突,美德不会。你是我的合作伙伴,我祝福你维持良好工作能力,但不会祝福你变得厉害到足以跳槽,因为那跟我的利益有冲突。然而,对亚里斯多德来说,一个人美德的增长,不会跟任何人值得追求的利益有冲突,因此我们可以合理期待,对于他人美德的祝福是长久和稳定的。

每个人都有理由追求美德。亚里斯多德相信美德是至善和幸福人生所必须,所以每个人都需要培养美德(儘管只有少数人能真的办到)。因此,当我们为了美德而祝福对方,我们是真正为了对方而祝福对方,这跟仅仅为了让自己得到利益而祝福对方,是不同的。

最后,作为人际关係的基础,美德的另一好处是稳定。对亚里斯多德来说,坏人或许能成为好人,不过一旦人获得美德,就不容易再变坏,因此,当你因为别人的美德跟他交往,可以合理遇见一段稳定的关係。

利益论者问:人跟人的交往,都是为了利益吗?从亚里斯多德,我们得到一个简单的答案:有些是,有些不是。对亚里斯多德来说,有些人际关係建立在利益或乐趣上,有些人际关係建立在美德上;前者会遇到「现实、没有好处就终止」的问题,但后者不会。

藉由区分不同的交往状态,我们可以说明有些交往模式并没有大家想得那幺糟糕。这听起来很不错,但问题在于,你跟你朋友的交往,是那种比较ok的吗?

想想看,你上次主要因为别人的美德(而非主要因为他能带给你的好处和乐趣)而跟对方互动,是什幺时候?

没错,人跟人要基于美德建立关係并不是那幺容易,事实上,根据亚里斯多德自己的说法,这种关係也并非你我这种死老百姓有机会得到,而是仅仅处于少数有德之人之间。

亚里斯多德认为,真正的友谊不是你可以肖想的

依照亚里斯多德的说法,若要建立利益之外的人际关係,我们得先成为有德之人,并且跟有德之人交往,有德之人的标準很高,多数人达不到。

如果你的反应是「亚里斯多德你在玩我吗?」,内哈玛斯的意见应该会让你倍感温馨。

内哈玛斯觉得亚里斯多德要求太多。友谊对一般人至关重要,我们想要一个能说明一般人的友谊的理论,这很困难吗?让友谊的标準高到只有够伟大的人才有办法享受,对一般人好像没什幺帮助。

所以接下来要怎幺办呢?内哈玛斯认为,我们不妨从亚里斯多德友谊理论当中最背离常识的部分出发:亚里斯多德认为真正的友谊必定符合美德,这符合一般看法吗?

回想一下:你上一次跟朋友在一起,是做什幺事情?这些事情跟美德有关吗?

事实上,友谊通常不是建立在那些为了美德而做的事情上面,而是建立在芝麻蒜皮的日常事件上:一起看书、一起逛街、一起打电动、一起跟小狗玩。这些事情大多对培养美德没有什幺帮助,不过一旦剥除这些事情,要你描述你和朋友的情谊,可能会很困难。面对现实:人跟人大部分的时间,都是在做一些长远看来没有什幺意义的事情,而我们不能否认,这些事情是一些重要人际关係的基础。

友谊不只可以跟美德无关,甚至可以违反美德。有时候我们会为了朋友而行恶,有时候友情根本建立在行恶上(例如一起欺负彼此都讨厌的人)。这些行为可能很坏,但我们好像不能因此说它建立出来的友情是假的。

如果上述说法合理,那友情跟美德就没有本质上的关联:友情可以符合美德,也可以不符合。如果你要像亚里斯多德那样认为友谊只能建立在美德之上,你就得坚持电影里那些真正的反派之间不可能产生友谊。

亚里斯多德「友谊建立在美德上」的说法可以用来回应「人际关係不只有利益」的问题,不过很显然,这种高级友谊不是凡夫俗子可以享有的。那幺这代表我们这些凡人的友谊是建立在利益上吗?我们为朋友好,总是为了利益,不可能真的为了对方着想吗?

在《论友谊》里,内哈玛斯抱怨亚里斯多德对友谊的看法太离地

内哈玛斯认为,我们能为朋友着想,是因为每个朋友对我们来说都有一种不建立在利益上的独特。

确实,对于每个朋友,我之所以会和他们交往,都有原因,而这些原因都是有吸引力的正面因素,所以也都可以理解成是我的某些利益:有些朋友说话幽默、有些朋友有耐心、有些朋友是《血源诅咒》的好伙伴⋯⋯。

你可以想像,这时候利益论者会跳出来举着食指说「啊哈这些就是利益啊!」不过做完以下练习,你会发现情况没那幺简单:

内哈玛斯赌你不会。如果你不会因为某组可取代的特质换掉朋友,内哈玛斯认为,代表你之所以喜欢那个朋友,并不仅仅基于该组特质。

再想想看这个问题:假设某个朋友忽然失去了过去吸引你的特质,你跟他的友谊会直接消失吗?想想看一个酒友忽然戒酒、PS4的连线伙伴为了写论文把电动卖了、平常逛街的朋友为了工作搬到外县市⋯⋯在这些情况下,他们会忽然从朋友变成不是朋友吗?

对于特定的朋友,我们到底是为什幺喜欢他,愿意跟他交往?内哈玛斯认为这种问题注定不可能有明确的答案,朋友是独特的,特定的朋友对你做的事情,纵使鸡毛蒜皮,也是其他人所无法取代,同样一份「利益」来自朋友或路人,意义并不相同。这是为什幺当朋友不再像过去能提供你「利益」,友谊依然不会消失。在内哈玛斯的看法里,人交友,就是为了朋友本身,我们藉由花时间相处、进一步认识朋友、发现朋友新的一面,来开展友情。

朋友的独特性是怎幺来的?虽然内哈玛斯在书中似乎没有明确这样主张,不过我想,一个合理的说法是:来自历史。

内哈玛斯强调朋友之间交往做的那些鸡毛蒜皮的事,以及这些事情对彼此带来的影响。我们有理由相信,这些日常经历,也让朋友成为对于彼此独特的人。我跟任何一个朋友,都有共享的经验:一起写作、阅读、讨论、出去玩、在线上玩⋯⋯。这些经验之所以会出现,当然是因为我们有某些特质互相吸引(例如都对某个社会议题熟悉),但是就算这些特质消失、竞争者出现,甚至若朋友失去记忆,这些共享的经验也不会变不见或变得无关紧要。

这个说法进一步说明了:朋友本身不可取代,其实是因为跟朋友共享的经验不可取代。

跟亚里斯多德相比,内哈玛斯友谊理论的「守备範围」更大,它可以允许凡夫俗子的友谊,甚至允许坏人的友谊。更棒的是,它可以说明为什幺友谊不仅仅是利益交换:我们能真正为朋友着想,因为朋友是独特的,无法被具备相同利益的人取代。


相关推荐

三叶U和生活|精品生活门户网|最具影响力的门户网站|网站地图 速8线路测速中心_博亚娱乐注册 sunbet888_电子线上网址 99真人官方网站首页_久游在线娱乐 4355vip平台_subet申博手机在线 万博全站app下载_千城娱乐app 环亚y账号_大神娱乐最新版下载地址 LOVEBET体育_金洋娱乐登录注册 菲赢手机客户端_188宝金博欢迎您 云鼎国际娱乐注册_星耀娱乐正规下载 立博体育网站_大神娱乐最新版下载地址